益生菌对猪群健康竟有这般功效?

  近年来,随着抗生素的广泛使用,细菌耐药性和抗生素残留等问题日益凸显。为此,寻找抗生素的替代品或补充品已成为饲料行业极为关注的问题。而益生菌作为一种潜在的可用于替代抗生素的新型饲料添加剂,具有无残留、无毒副作用等特点,可达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

益生菌对猪群健康竟有这般功效?

  益生菌对猪群健康的影响
 
  提高猪群生产性能
 
  张董燕等进行了给断奶仔猪添加0.5%和0.75%猪源罗伊氏乳酸杆菌的试验,结果表明,其平均日增重分别提高了7.56%、20.07%,料重比分别降低了1.96%、14.90%。罗佳捷等分别给育肥猪采食含有抗生素、枯草芽胞杆菌和地衣芽胞杆菌的饲粮后,平均日增重和平均日采食量分别提高36.11%、45.83%、38.89%(P<0.05)和5.22%、8.58%、7.84%(P>0.05);而平均料肉比分别降低22.58%、25.54%、22.31%(P<0.05),抗生素和益生菌的添加均明显改善了猪的生产性能。再通过在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地衣芽胞杆菌、抗生素、地衣芽胞杆菌+抗生素的试验可知,添加地衣芽胞杆菌组获得了最好的平均日增重和料肉比,平均日增重分别比另外2组提高3.09%、1.01%,料肉比分别降低3.72%、2.40%,说明益生菌制剂可以替代抗生素改善育肥猪的生产性能,这与肖宏德和王国强等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改善猪肉品质
 
  孙建广等报道,饲粮中添加发酵乳杆菌可使肥育猪滴水损失降低2.3%,剪切力降低26.1%,显著提高了C18∶2、C20∶2、C20∶4和总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含量。而Parra等却报道,枯草芽胞杆菌和地衣芽胞杆菌对伊比利亚猪的肉质、脂肪酸组成和胆固醇含量没有影响。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与实验动物品种、动物日龄、菌种类型、给药方式等有关。
 
  净化环境卫生
 
  畜禽粪便中含有大量的氮、磷和药物残留等物质,排出后不仅恶臭,而且还会污染环境。魏玉明等研究发现,饲料中加入复合微生态制剂不仅能降低妊娠、分娩、保育和育肥各环节猪舍的氨气、硫化氢、二氧化碳等有害气体含量,消除臭味,改善饲养环境,而且还具有良好的灭蝇效果,并且使用时间越长,效果越好。
 
  作 用 机 制
 
  提供营养素,提高饲料消化率,促进动物生长
 
  益生菌可为动物生长发育提供多种酶类和营养素,如B族维生素、氨基酸、蛋白酶、未知生长因子等,还可提高钙、磷、铁的利用率。某些酵母和细菌还具有富集微量元素的功能,可使其由无机态形式变成更易被消化吸收的有机态形式,提高动物对微量元素的利用率。毕德成等研究发现,玉米粉和小麦粉綷-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链球菌发酵后,赖氨酸含量分别提高72%和85%,蛋氨酸含量分别提高40%和46%,B族维生素含量也有所增加,游离氮含量增加1.6和1.4倍,游离铁含量增加1.3和0.9倍,游离钙含量增加1.5和1.2倍。
 
  颉颃病原菌,促进有益菌,改善肠道微生态环境
 
  正常情况下,动物消化道内寄生着大量微生物,且各种微生物之间能够保持动态平衡。而抗生素和化学药物等添加剂的长期滥用,则会破坏肠道微生态平衡,导致菌群结构失调,影响畜禽健康。添加益生菌可以修复和改善这种状况。
 
  ①颉颃病原微生物:有益微生物可竞争性抑制病原微生物黏附到肠黏膜上皮细胞上,并与病原微生物抢夺有限的营养物质和生态位点等,从而抑制外来微生物的定植或增殖,最终将有害菌排出体外。汪孟娟等研究发现,綷-产母猪添加复合微生态制剂30d和90d时,大肠杆菌分别下降了4.10%和5.06%,乳酸杆菌分别提高了6.35%和10.95%。郭彤等报道,双歧杆菌、嗜酸乳杆菌黏附在肠上皮细胞上,在肠细胞表面形成一层生物屏障,阻止猪霍乱沙门菌和大肠杆菌K88在肠道表面的附着、定植。

  ②产生抑菌物质:益生菌在生长代谢过程中产生的细菌素、溶菌酶、有机酸(乳酸、乙酸、丙酸、丁酸等)、CO2等均可降低肠道pH值,抑制病原菌活性。如芽胞杆菌进入动物肠道后可产生乙酸、丙酸等挥发性脂肪酸,降低肠道pH值,激活酸性蛋白酶活性,抑制致病菌的生长;乳酸杆菌可产生抗微生物活性的物质,抑制外源性病原菌入侵,还可产生胆謀-盐水解酶对胆謀-进行化学修饰,增强胆謀-对病原菌的抑制作用。
 
  ③对动物肠道屏障具有调节功能:肠道不仅是营养物质消化吸收的主要场所,同时也是机体抵御异物的第一道防线。首先,益生菌可以调节肠道菌群结构,以确保肠道微生物的生态平衡。初生动物消化道微生物基本处于空白状态,此时给予益生菌可以帮助建立以有益菌为主体的肠道微生物菌群,介导肠道发育,增强抗病能力。其次,益生菌可以调节肠道绒毛长度,增加黏膜隐窝深度,增大小肠吸收面积,改变肠壁的厚度和通透性,增强营养物质消化吸收能力。另外,还可上调上皮细胞黏蛋白合成,使宿主细胞产生抗黏附物质,进而抑制病原菌附着,增强肠道屏障作用。
 
  ④生物夺氧学说:微生物在肠道中的定植顺序为需氧菌、兼性厌氧菌、厌氧菌。厌氧菌虽不能最先定植,但却是肠道中的优势种群,而动物肠道中多数病原菌属于需氧菌或兼性厌氧菌,利用耗氧微生物先在肠道定植,可降低局部环境的氧分子浓度和氧化还原电势,促进厌氧微生物的生长,达到提高定植抗力、恢复生态平衡的目的。如芽胞杆菌、屎肠球菌可消耗肠道内的氧气,抑制大肠杆菌和沙门菌等有害菌的生长,促进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等有益菌的生长和繁殖,保持肠道菌群平衡。
 
  激活免疫系统,增强机体免疫力
 
  益生菌主要通过免疫刺激和免疫调节2种方式来增强动物机体的免疫功能。益生菌作为肠道内的免疫激活剂,能够刺激并促进免疫器官发育成熟,加强吞噬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的活力,提高机体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水平,增强机体免疫力、抗病力。司振书等报道,肉鸡采食微生态制剂17日龄后,胸腺指数、法氏囊指数、脾脏指数分别提高了6.76%、10.69%、11.09%,49日龄时分别提高了11.07%、19.01%、14.52%,并且还提高了10日龄和17日龄胸腺T细胞百分数(13.01%、6.41%)、脾脏T细胞百分数(19.40%、9.71%),这与李可等的研究结果相类似。Park等指出,两歧双歧杆菌可增加脾脏和肠系膜淋巴结中IgA、IgM、IgG的分泌数量,促进小鼠淋巴结和淋巴集结中IgM和IgA的分泌。
 
  防止有毒物质积累,净化肠道内环境
 
  毒性胺、吲哚、硫化物等都是对肠道有毒有害的物质,是肠道腐败菌活动较为活跃的标志。益生菌产生的有机酸、细菌素等能竞争性地抑制或排斥肠道内大肠杆菌等有害菌的生长和繁殖,抑制蛋白质向氨(胺)、氮的转化,降低血液、肠道和粪便中氨氮和含硫物质的水平,并且残余的氨能够被粪便中的活菌继续利用,从而净化了动物肠道内环境。如枯草芽胞杆菌产生的枯草菌素可降低消化道中脲酶活性,减少氨气的产生;放线菌可作为除粪臭剂,减少环境臭味,改善动物生长环境。
 
  综上所述,益生菌作为抗生素的替代品或补充品发展空间很大,它对于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生态畜牧业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但今后还应侧重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一是加强益生菌的作用机制研究,利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改造现有菌种、开发新型菌种;二是注意益生素菌种的筛选,以安全性为出发点,同时要保证制剂中活菌的数量与稳定性;三是正确把握益生菌使用的剂量与时间,以确保使用效果;四是推进动物微生态学与动物营养学等其他交叉学科的紧密结合,加强微生物制剂与益生元、酶制剂、中草药制剂等其他制剂之间的科学配伍研究,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益生功效。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硕腾猪业,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