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股份成本破“警戒线”!生猪养殖业亏损扩大,短期内仍然看不到猪价见底的转机…

  “从调研情况来看,山东、河南等华北区域的规模以上养殖企业的生猪成本,高点的达到每公斤17元,低点的也要15元。”中原期货农产品高级研究员刘四奎介绍称。
  
  牧原股份成本破“警戒线”!生猪养殖业亏损扩大,
  
  短期内仍然看不到猪价见底的转机
  
  据记者了解,2019年本轮猪价上涨前,生猪养殖成本便在15元/公斤上下波动,牧原股份所给出的今年一季度“完全成本”也在16元/公斤左右。
  
  另据国家统计局6月15日数据显示,2021年6月上旬与5月下旬相比,生猪(外三元)每千克已降至15.8元,环比下降11.2%。
  
  这意味着,生猪现货继跌破外购仔猪育肥成本线后,已再次跌破更具成本优势的自繁自养企业成本线,行业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对此刘四奎指出,从2007年开始,国内生猪价格就始终在10元至20元/公斤区间波动,15元的价格已经处于相对低位,“虽然不排除少数成本控制突出的企业仍有盈利,但是全行业已经出现较严重的亏损。”
  
  在“大猪”出栏未结束,以及猪肉库存未得到有效消化的背景下,生猪价格短期内仍然难言见底。
  
  牧原一季度成本线告破
  
  2019年6月,生猪养殖业开始由亏转盈,2021年6月,同样处于一个重要转折点。
  
  5月24日报道指出,统计局给出的5月中旬生猪(外三元)价格逼近牧原股份一季度16元/公斤左右的成本线。
  
  短短20天,上述成本线便已告破,6月15日披露的6月上旬生猪价格已经跌至15.8元/公斤。

  在规模化养殖企业中,新希望等公司此前由于外购大量仔猪,综合养殖成本要高于“自繁自养”的牧原股份,后者成本优势十分突出,为此还一度引起交易所的问询。
  
  但是,在猪价下跌周期中,新希望、正邦科技等企业却可以通过停止外购仔猪,来达到降低整体成本压力,譬如新希望便开始强调“有价值的出栏”,停止外购仔猪。

  相比之下,牧原股份的“全自养”模式虽然成本低于同业公司,可是一旦猪价击破成本线,其成本调整空间是不及外购仔猪育肥类企业的。
  
  为此,牧原股份也已将“做好成本管理”当成今年核心工作,具体方式包括通过生产指标、人工效率和管理水平的提升来实现成本下降,并确立了2021年14元/公斤以下的成本目标。
  
  这本身也可以作为一个信号,即成本优势最突出的牧原股份都开始亏损,其他上市生猪养殖企业经营难言乐观。
  
  更危险的是,短期内仍然看不到猪价见底的丝毫转机。
  
  “春节后受疫情影响,曾出现大范围的压栏生猪集中屠宰现象,导致市场供应快速增加。”刘四奎表示。
  
  一些公开数据可以提供佐证。仅以正邦科技为例,从今年3月开始,该公司出栏商品猪均重便开始连续提升,从126.15公斤增至131.27公斤,再到5月份的140.52公斤。
  
  而“大猪”集中出栏、屠宰,又使得猪肉整体库存的明显增加,叠加当前处于消费淡季,终端需求不振,库存难以得到有效消化,或将再次对生猪价格的短期反弹带来压力。
  
  随着猪价持续下滑,整个养猪行业不断地被外界看衰,其中牧原股份最近的股价走势也证明了这点,其它养猪企业就更不用说了。在外界看来,猪价远远低于预期,牧原的短期、中期的不确定是加大的。

  猪价下滑,对所有的养猪企业肯定都是利空,这点没有必要争论,所以人们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单就牧原来说,只要明白了这两个核心逻辑,从长周期来看也没有必要太过担心,甚至还有可能借此机会和友商拉开更大的距离,进一步的巩固自己的龙头地位。
  
  第一, 牧原现处在养猪工业化向智能化过渡的阶段,它的基因造就它长期的竞争优势和低成本。
  
  第二,牧原的二元体系造成了每次周期它都是赢家。
  
  原因是三元体系每次都是在高位扩张,低位止损。原因不是其他人看不到猪周期,而是周期低位时,真是没有钱扩张,而高位时才会有资金扩张,从而在这个周期中越陷越深。而对牧原来说,高位多留母猪,低位时大量淘汰,每次猪周期的红利基本都可以享受。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国际猪业,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