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申请建设的猪场到今天还没建成?负责人称“跑断腿”!

  2019年9月,江西省召开了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调度会,其中要求:坚决迅速清理超出法律法规规定的禁养限制,合理安排养殖用地,解决好“不能养”的问题。可是,在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有这样一家农业开发公司,从2017年就开始申请建设养猪场,四年时间过去了,相关手续还没有办下来,作为江西省实施环评告知承诺制以后,第一个拿到生猪养殖承诺制审批环评批复的项目,已经接近夭折。
  2017年,南昌人吴华根在九江市修水县注册了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并选址黄港镇南坪村,计划建设标准化规模养猪场及生态养殖示范基地项目,当年10月,他就拿到了营业执照。

017年申请建设的猪场到今天还没建成?负责人称“跑断腿”!"

  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华根:当时也是看中养殖的容积率低,从政策上也符合规划和生态红线内,所以才投资的。
  记者:现在已经办了哪些手续?
  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华根:我们2017年过来选好址之后,首先是选址审批,这个各级政府包括职能部门都盖了章。

017年申请建设的猪场到今天还没建成?负责人称“跑断腿”!"

  在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选址审批表上可以看到,截至2018年1月,修水县黄港镇南坪村委会、黄港镇畜牧水产站、黄港镇政府、原修水县环境保护局、修水县畜牧水产局先后盖章,同意养猪场的选址。2018年2月,修水县发展改革委也通过了养猪场的项目备案。很快,吴华根就完成了建设养猪场的前期准备工作,可是,当他2020年为了办理林地砍伐手续,需要到黄港镇政府再次盖章时,却遭到了拒绝。

017年申请建设的猪场到今天还没建成?负责人称“跑断腿”!"

  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华根:2020年办林地手续之前,又要到乡(镇)政府盖章,到今天2021年时至今日,他就是不盖章,说镇政府开了会,说不同意,就这个理由。
  记者:在他们第一次给你们盖章的时候,这些理由都没有提出来过吗?
  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华根:嗯,当时都没有。现在这个章盖不到,林地用地手续就没办法办。你不办林地用地手续,动了一草一木,就属于违法了。
  为了和黄港镇政府沟通建设养猪场一事,两年来,吴根华在南昌市和修水县之间往返多次,可始终无果。而为了筹建养猪场,他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如果养猪场无法建成,他将遭受到很大损失。
  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华根:我们买租地的钱,以及办这些手续的钱,现在是花了200多万。特别是我们备受煎熬的就是,从南昌到修水、修水到南昌两百多公里来来回回,刚来的时候,是抱着满腔的热情和热血过来,现在是备受煎熬,谈到这个营商环境,碰壁,而且是莫名其妙的碰壁。
  江西省推行生猪养殖环评告知承诺制,首家试点企业就“夭折”?
  在养猪场选址建设的时候,包括修水县黄港镇政府在内的多个部门已经盖章同意,可为什么等到投资人再次去办理其他手续时,情况就变了呢?近日,都市频道记者和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一起来到了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黄港镇已经停止了养猪场的审批。

017年申请建设的猪场到今天还没建成?负责人称“跑断腿”!"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黄港这块地方,我们的青山绿水,就是我们最后的资源。这一块的话,我要加强保护,不接纳这个养猪的项目。
  记者:问题是我们最开始来办手续的时候,环保部门也同意了,镇政府也盖了章子,这都是各个部门都同意了的,我们才继续投钱花钱在做这个事情。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你们办了前期的选址手续,我知道。但是你最终没有实际建设成,如果你建了我没办法,你说建了两栋,如果去拆,我也没这个能力。但是如果要我们再签字,要审批,现在我不会审批。
  熊镇长表示,拒绝给养猪场继续办理其他手续,主要是出于环保方面的考虑。而事实上,早在2020年1月,九江市生态环境局在江西省率先开展了生猪养殖项目环评告知承诺制试点,并得到了江西省生态环境厅的精心指导,目的在于简化企业办理环评审批的手续,帮助企业早开工、早投产,促进生猪产业复产增养。2020年1月16日,江西昕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标准化规模养猪场及生态养殖示范基地建设项目,拿到了江西省第一个生猪养殖承诺制审批环评批复。可即便有了环评批复,黄港镇政府的相关负责人仍然拒绝养猪场项目的审批。
  记者:我们环评已经做了。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这个不是说肯定会污染,但是,我们这个地方对大型的养殖的承载能力,从我们党委政府的角度考虑接纳承受不了,我们黄港不再接受大型的养猪项目,是我们镇党委决定的。
  记者:就县里没有要求我们黄港不接纳,是我们黄港镇自己再做了这个决定。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对,嗯。
  若养猪场无法在黄港镇开工建设,镇政府是否能帮助企业重新选址,或是补偿部分经济损失呢?对此,熊镇长表示,企业的损失只能通过法律程序处理。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我说了你通过法律程序,如果该我们负担的我们来负担。
  记者:或者选一个其他的位置给我们,换一块地可以吗?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在黄港范围内我们不会接受。
  记者:能不能通过镇里和县里协调,在其他乡镇找一个地方?
  九江市修水县黄港镇政府熊镇长:这个说实话,我也没这个能力协调。
  企业利益该如何保障?
  来梳理一下,修水县黄港镇政府先是同意了企业选址,建设养猪场,也协助办理了部分手续,可等到企业准备动工时,镇政府又变卦了,没有镇政府的盖章就无法办理林业用地手续,养猪场厂便办不起来,前期的数百万元的投资很有可能就要打水漂。
  而另一边,为了帮助生猪养殖企业复产增养,近两年,从国家到地方出台了多项措施,九江市生态环境局为了简化企业办理环评审批的手续,帮助企业早开工、早投产,还在江西省率先开展了生猪养殖项目环评告知承诺制试点,修水县的这家企业还在江西省第一个拿到了生猪养殖承诺制审批环评批复,可即便这样。依然打消不了黄港镇政府的顾虑。
  试想一下,如果黄港镇政府在养猪场选址之初,就提出反对意见,是否也能减少企业的麻烦和损失呢?政策的朝令夕改,企业的投资便没有了保障,谁能承受这样的风险呢?这样的营商环境,会不会打击企业投资的热情呢?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都市现场,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