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形势下非洲猪瘟防控决不能忽视场内生物安全

  非洲猪瘟的风险一直存在,只是这两个月尤其严重,目前我国北方受损大一些,但南方省份也有不少病例发生,感染发病的猪场规模有大有小,也包括集团公司。大家觉得现在精准清除的难度加大了,原因不仅是“疫苗毒”的问题,有些野毒感染的猪只临床症状也不是非常明显了。行业内各公司养猪项目都在快速推进,母猪存栏量急剧上升,硬件(物理隔断)也在升级,但也存在软件(人员)跟不上的情况。有人说中国现在的猪场生物安全水平已经超过欧美,其实是有过分自信之嫌,且不论大环境的生物安全和防疫体系,即使是所谓“变态”的多级洗消、检测隔离等措施,比起欧洲SPF猪饲养体系的生物安全,还是相形见绌的。

运气是无法代替科学的,我们猪场的生物安全体系建设稍见成效,就有人提出“成本太高”、“资源浪费”、“没有必要”等言论,希望在生物安全方面能降低标准,简化程序,也不考虑生物安全措施反复调整是否会让员工执行力打折扣的问题。养猪行业及有关部门已经清醒认识到非洲猪瘟在我国的常态化存在,无论野毒还是所谓的“疫苗毒”,都是当前严重危害养猪业的病原。

  面对疫情挑战,我们当更加严格地执行生物安全策略。根据物理界限和防控目的,生物安全可分为场外生物安全和场内生物安全。猪场外部生物安全的目的是将病毒挡在门外,建立铁桶阵(扬翔语),守好长城关隘(新希望语),划红线让非洲猪瘟病毒遇不到猪(余旭平教授语)。而每个猪场条件不同,都应因场而异地系统评估鸟、猫、狗、鼠、虫、水、人、料、气、物、粪、车等的风险,并采取相应的有效控制方案,即危害分析和关键点控制法(HACCP)。需要建立标准操作程序(SOP),落地执行并定期审计升级。

有时人们发现方案是好的,但是没有充分考虑实际情况,导致执行难度大,不是缺人,就是缺物,或者原本执行70%~80%就能防住病毒,但养殖密度一上升,周围猪场一中招,自己的猪场往往也难以独善其身,所以没有最完美的方案,只有最适合的方案。我们不断完善场外生物安全,但百密一疏,有时我们还要应对少部分“漏网之鱼”,加强场内生物安全措施,阻止病毒场内散播,尽早发现病毒并将其“扼杀”。当前形势下,场内生物安全同样具有战略意义。
  
  一、场内生物安全也是其他猪病刚发生时的核心思路
  
  当我们回顾其他猪病刚发生时,在缺乏有效疫苗的前提下,人们的控制手段也大多付诸生物安全,尤其是猪场内部生物安全。1995年,距猪蓝耳病侵袭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养猪业的4年后,北卡州立大学Monte McCaw博士总结出了“通过管理改变减少细菌暴露,降低哺乳仔猪和保育猪因感染猪蓝耳病毒造成的相关损失”(Management Changes to Reduce Exposure to Bacteria to Eliminate Losses for PRRS-associated disease control indquo;猪开始发烧、厌食、皮肤发红等,这时再检测,猪只“奇怪地转阳了”。如上所述,场外生物安全是通过危害分析和关键点控制法(HACCP)将病毒挡在猪场之外,但对于少部分进入场内的病毒,为了阻止其散播,并尽早发现而将其“扼杀”,场内生物安全的关键性变得尤其重要(图1),直接决定着“精准清除”的成败,因为如果我们执行一贯的严格内部生物安全措施,无论野毒还是“疫苗毒”,都很难在场内肆意散播。

当前形势下非洲猪瘟防控决不能忽视场内生物安全

  图1 外部生物安全+内部生物安全,双管齐下才能确保猪场免于非洲猪瘟侵害
  
  三、分区管理和流动管理是场内生物安全的核心
  
  猪场内部生物安全总的原则就是分区管理和流动管理。每头猪及其所接触的环境构成一个基本单元格;猪和环境如果能直接接触(如栅栏猪舍)就是合并单元格;物、人、猪和环境如果有联动(例如一个人管理多个猪舍)就是关联单元格。分区管理的原则是尽可能保持独立单元格(如一张产床),最小化合并单元格(如实体墙),消除或减少关联单元格(如进出不同猪舍换鞋换衣服戴手套、物品不交叉)。流动管理包括物流和人流,都要严格区分限制;颜色管理可以派上用场;摄像头监控不是万能的,需要培训和激励,在理解的前提下加上有物质的奖励回报,群策群力,相互监督,才能真正将内部生物安全做好。气溶胶的风险主要是风机问题(病毒本身传播不到1米之外),相邻猪舍如果有阳性确诊病例,可调整阳性猪舍负压,让病原只在舍内而不外散。
  
  四、场内生物安全的消毒建议
  
  生产上可以使用场内部生物安全消毒三大利器:墙壁道路使用3%的烧碱或混匀20%石灰乳,可喷可刷(局部区域也可以用装有3%烧碱水的洒水壶喷洒,避免高压枪的四处飞溅带来的风险);小的污染点如血液或粪便等使用火焰(哪里不好烧哪里,烧焦烧糊为止);舍内消毒使用戊二醛季铵盐,保证有效浓度、温度和作用时间,一些过硫酸氢钾类消毒剂对设备有一定腐蚀性,需要注意。
  
  结   语
  
  欧美先进养猪技术和种猪资源的引进促进了我国养猪业的快速发展,但我们在生物安全方面的理念和实践则吸收不多。非洲猪瘟是全新挑战,目前没有比生物安全更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猪价短期内虽有波动,但我们推测,金猪时代还将延续,这可从猪业资本市场和仔猪价格上一窥端倪。在当前疫情压力下,我们面临的挑战有增无减,行情再好,没有猪都是枉然。无论野毒还是所谓“疫苗毒”,对于非洲猪瘟的防控,我们都要御敌于外(外部生物安全),扼敌于内(内部生物安全),两手都要硬,决不能忽视场内生物安全。

  经过两年多与非洲猪瘟的斗争,我们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如文章所提到的一样,大家对外部生物安全层层加码,设立多重防线,从而使得行业生物安全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但是生物安全的建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好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生物安全需要强调执行力和永远不满足的态度,这样生物安全才会逐渐被完善。在当下“疫苗毒”对行业造成威胁的背景下,生物安全显得尤为重要,作者提到除了外部生物安全之外,猪场内部的生物安全也需要加强,它可以尽可能地减少疾病在场内的循环传播,不仅仅是对非洲猪瘟病毒,对于其他疾病也是有效的。

因为文章所提到的“McREBEL程序”和“Madec 20条计划”,都是通过场内管理措施以最大程度切断病原在猪舍或者猪群之间的传播,从而降低猪蓝耳病毒和猪圆环病毒感染造成的经济损失,这些做法也可以为阳性猪只的精准清除策略提供参考。作者也对场内生物安全管理的原则,以及场内不同场景的消毒方法作了简单介绍。本文中提到的场内生物安全的有效管理措施,可以为场内精细化疾病控制和病原清除提供良好的思路和参考。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张军,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