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价已至高位,后市还会涨吗?

  大豆是全球重要的粮食作物,2019年全球大豆贸易量约为1.51亿吨,占全球粮食贸易量的35.7%,成为全球粮食贸易的重要品种。
  
  大豆价格一路上涨
  
  3月份以来,国产大豆再度迎来大涨行情,部分地区豆价格已经突破3元。
  
  期货方面,自2020年10月,代表国产大豆价格的豆一期货主力合约一路攀升,最终在3月8日登上6375元/吨的历史高位,涨幅超44%,去年至当前高点涨超65%。
  
  作为全球全球大豆的定价中心,CBOT大豆交投最活跃的期货合约周四收高0.3%,周五小幅下滑0.19%。由于南美大豆产量的不确定性,阿根廷干旱威胁大豆生产,巴西大豆收获、运输遭遇延迟等因素,市场对全球供应忧虑的担忧,限制了CBOT大豆的跌势。
  
  豆油方面,受大豆供应紧缺的影响,全球植物油价格飙升。周五开盘,三大油脂强弱分明,大连棕榈油暴涨逾4%,期价突破8000元大关创八年半新高,豆油跟随上涨主力合约涨超2%,菜油表现相对偏弱。因库存下降且油价上涨提升了棕榈油作为生物柴油原材料的吸引力,马来西亚BMD毛棕榈油期货周四连升第七日,触及13年高位,美豆油期货亦跳升2%,对国内油脂市场形成强力提振。
  
  豆价已至高位,后市还会涨吗?
  
  事实上,在去年我国大豆总产量是增加的背景下,大豆价格仍然持续上涨。
  
  随着产区基层余粮的逐步消耗,关内优质大豆货源库存进一步下降,贸易商上量困难,导致持粮主体普遍惜售提价。同时,国际疫情严峻,各国都高度重视粮食安全,俄罗斯已正式宣布,将于2月1日至6月30日,对向欧亚经济联盟以外国家出口的大豆征收30%出口税,后期俄豆进口或将减少。而进入3月后东北备耕工作陆续展开,季节性阶段售粮高峰将到来,市场上大豆供给增加,届时大豆流通增加,预计大豆短期承压,但在大豆供应趋紧的背景下,将刺激国产豆期货价格偏强运行。
  
  而且更主要的是,基于大豆日益突出的金融属性,在2021年美联储宽松的政策背景下,势必将有多余的流动资金进入粮食领域,资本助推粮价上涨或将成为常态化。
  
  下游企业艰难生存
  
  自2020年开始,东北大豆的收购价格快速上涨,从每吨4000多元一路涨至最近每吨6200元的高价,年涨幅达50%,加上运费和税率等费用,到工厂的实际价格达每吨6800元,属历史罕见。
  
  大豆价格迭创新高,对于农户、贸易商和加工企业几个主体的影响各不相同,对于惜售农户而言,显然利好不过,而贸易商则苦苦挣扎于买兴不足的下游市场和高涨的豆价,而那些以大豆为原材料的下游深加工企业好些已经被迫”离场”……
  
  下游企业苦不堪言
  
  今年对于国产大豆市场下游是较为痛苦的一年,原材料的大幅上涨直接导致下游利润被大幅压缩,不少中小型企业面临停工或亏损的情况,整个大豆加工行业濒临洗牌。
  
  对于大豆稳中有涨的行情趋势,用豆企业由于销区的库存消耗殆尽,只能被动接受产区价格,经营主体一边消化库存,一边观望东北和进口豆的价差变化。随之而来的还有成本的增加。
  
  在此背景下,公司不得不对产品进行小范围的提价,来缓解成本压力。而且面对豆制品销量增加,大豆的市场需求与日俱增,大豆的价格在持续上扬。考虑到大豆价格的不确定性,不少豆制品公司为了保障食品供应和控制成本,已经开始加大大豆储备,有些库存已经可以保障到今年的六七月份了。

  大豆压榨利润持续亏损
  
  近来,由于国内大豆压榨净利润一直亏损,中国大豆需求放慢,因为国内豆粕需求疲软以及进口大豆价格高企。海关数据显示,我国2021年前两个月进口大豆步伐放缓,1-2月进口大豆1340.7万吨,同比减少0.8%,
  
  大豆进口成本上涨压缩了压榨利润。巴西大豆价格已经从2月初的4074元/吨涨至本周的4233元/吨,因为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价格飙升。
  
  近几周,因动物饲料需求低迷不振,豆粕价格承受下跌压力。周四,大连商品交易所成交最活跃的5月豆粕期约报收每吨3199元,比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2月18日)的收盘价格3488元下降了8.3%。本周4月船期巴西大豆的压榨利润为负的76元/吨(约11.70美元/吨)。
  
  本周二,美国农业部已将2020/21年度(10月到次年9月)中国大豆压榨预测数据下调到9800万吨,比2月份的预测低了100万吨。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中华粮网,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