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大户”净利腰斩,家族企业的痼疾?

  与“猪中茅台”牧原股份相比,温氏股份拥有肉鸡和肉猪双主营业务,看起来实现了风险分散,实则也比牧原股份更多了一层隐患。

  2020年,国内猪价维持高位运行,涉及养猪业务的公司都已从中受益。但由于活禽销售价格较的大幅下降,作为国内畜禽养殖龙头企业的温氏股份去年净利润几近腰斩。

  4月21日晚间,温氏股份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录得净利润74.26亿元,同比下降46.83%。此外,公司扣非净利润降幅更是达到了51.1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样下滑了53.75%。

  与牧原股份受益于猪价大涨而收获了274.51亿元净利润相比,温氏股份落后了一大截。历史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温氏股份净利润为140亿元,牧原股份为61亿元,前者为后者的2.3倍。但到了2020年,温氏股份净利润仅为牧原股份的27%,牧原股份逆转成为新的“猪中茅台”。

  温氏股份将净利润大降总结为3个原因:一是受活禽市场供给过剩和新冠肺炎疫情下餐饮业营业不足对禽肉消费需求减少等因素的影响,毛鸡、毛鸭销售均价分别同比下降21.79%、32.94%;二是国内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仍较为严峻,导致公司销售肉猪同比下降48.45%。因此尽管公司毛猪销售均价同比上升79.95%,但全年肉猪销售收入与前年基本持平;三是为增加农户合作粘性,计提了合作农户收益分享金额11.9亿元。

“养猪大户”净利腰斩,家族企业的痼疾?

  温氏股份在财报中引用的新牧网数据显示,2020年大部分时间,中速型黄羽活鸡均价走势都低于2019年。

  除了需求减弱外,供给大增也是去年国内鸡肉价格下滑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2019年上半年,国内肉鸡价格处于历史高价区,下半年突破历史最高点并创新高。由于肉鸡养殖门槛相对较低,散养户较多,同时肉鸡繁殖能力较强、生产周期较短,在行业景气时,新进养殖户增加,原有养殖户增产扩产比较容易,导致供给增长较快。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2020年全国禽肉产量2361万吨,增长5.5%。

  随后,温氏股份披露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8.16亿元,同比下降3.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4亿元,同比下降71.28%。

对此,东北农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王刚毅表示,温氏最大的问题出在管理层,家族企业痼疾和管理松散从始到终伴随温氏的瓶颈问题。非洲猪瘟是个导火线,只有西南片区有效保持了种猪,也是接下来温氏渡过难关的底牌。非洲猪瘟过程中,甚至之后超级猪周期中,越早抓种猪底牌的,越能在新的产业格局中胜出,对于头部企业,这是个事关生死的战略选择问题,显然温氏累积已久的各种问题,在这里显示出来了。

  而就在4月20日,温氏股份刚刚因为在《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中表示要对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等进行股票激励,而被监管部门要求说明,激励对象中,公司实际控制人温氏家族成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的具体任职及主要负责工作,拟获授股数的确定依据及合理性,是否与其职务、贡献相符?

  温氏股份此前发布的《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显示,本激励计划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包含公司实际控制人温氏家族成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中包括了3名基层管理人员和1位退休了的名誉董事长。

  对此,有投资者表示,“坚决反对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2020年猪出栏减半不止,而2021年2022年还定低目标给高管送钱!”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市界,平台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来源,若有不妥及版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我们所有刊登的文章仅供养猪人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